可以说这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一天,我的第一场景是宿舍,宿舍内置还是原来一般无一变化,走出门,很怪的是外面的陈设并不一样,像是建在黄土坡上的,黄土高扬。而这些对我来说并不在意,我无法改变它。
上课的时间到了,学校的后花园是类似高中的学校,前面的教学楼类似大学的校园。绕了一圈,手机接收到上课的地点--在后面,这时与我分到一堂课的是两个陌生的男生。我骑着校园电车,骑着骑着,我的“坐骑”变成了某位老师的凯迪拉克。我吓坏了,前几天我科三才挂掉,怎么可以开车?!但我别无选择--慢慢地开着直到到了地点。
遍地的黄土、桌子上的黄土被风吹到我们的头上、身上,让我不禁厌恶起来。终于这节英语课结束了,手机又接到了通知--到16号楼401会议室。由于上课没带电脑,我急忙忙地回宿舍拿。我莽撞地走进一栋宿舍楼,宿管阿姨看着陌生,我问路过的一位男同学,告诉我讲“不是调换宿舍了嘛?整栋楼一起去另一栋的那种。”我拍了拍我的头,自言自语道“把这事儿忘了。”匆匆往另一栋宿舍楼走去,印象中我的宿舍在2楼,走上了颤颤巍巍的楼梯,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。
我看见那辆凯迪拉克还在门口,心想绕道走。没成想我走一步,那车就动一步。无所谓了,路途不远就直接走过去吧。路上遇到了我初二的班主任和他的妻子,看着像是送自己的孩子上大学的。我心里开始犯嘀咕:“杨某哲怎么会和我一个学校,怪啊。”(班主任家的小孩叫杨某哲),转头果然看见他了,还是原来高中时候的样子,还穿着高中的校服。看了一眼我就又往目的地走着。
终于到了目的地,发现楼没了,好家伙?!
我看见了鸟姐在旁边,问她咋回事,她说:“还有一个小时才回来呢,他们都在楼上。”看着鸟姐一脸淡定与一旁被惊掉一脸的我形成鲜明的对比。既然还有一个小时,鸟姐就拉着我去隔壁的小酒馆吃饭了,小酒馆不妨说是小饭馆,挂羊头卖狗肉嘛这不是?!
木制的内设,分为几个区块,也是木制的杆子划分开的,卖啥的都有,同我们一起过来的还有蛮多人,几乎每个窗口两个人这样。鸟姐喜欢吃的与我不同,自然她与我不在同一个窗口,而与我同一个窗口的是一个年龄稍大的看着三四十岁的阿姨,待我蛮好的,像是小时候吃席时坐在一旁为我夹菜的阿姨,由于我还在减肥期间,所以吃了两口我就饱了,而他们还在吃,看见一个胖胖的光头的叔叔,吃的可香。我走了过去,夹了一块类似大闸蟹的东西,正准备吃,却被隔壁的阿姨夹去了,还告诉我说“你不能吃这个。”我竟听话任她夹了过去并看着她吃。突然窗口里面走出来一个大胡子的老爷爷--像是《千与千寻》中的锅炉爷爷,宣布道:“我们将会统计每个窗口吃的最多的人类,留下来给与惩罚。”我又一次吓到了,竟有这样的事?!还好我吃的不多,不一会儿,他们就开始有了反应,嘴巴出现了闪电一样的东西,像是吞了什么火球一样,跪倒在地上,我拉着鸟姐就跑出门了。
出门后,16号楼回来了,但同时出现了丧尸群,不同的是,动物也开始变异了,我看见一个手持机关手枪的女人,貌似马丽,一枪就制服了那头发疯的野猪。定在冰冻圈里,我已经看不到鸟姐在哪了,直接跑去楼上了,好家伙,丧尸根据地这是,我赶紧发消息问他们还在楼上不,手机上的备注倒是醒目--某某渣男。就在这时旁边突然出现了小魔仙,没错就是小时候看的动画电视剧《巴啦啦小魔仙》中的小魔仙,给了我不同颜色的变身器一样的东西,让我伏身我才注意到紧闭的门下面有着对应颜色的门缝,我将这“变身器”穿过门缝下的彩色激光。当我通过了好几关后,亲眼看着丧尸讲小魔仙咬死了,直直的躺在地上,不久又起来面露凶相,我冲了进去,401室突的变成了像素风,有很多熟人,也成了2D图,哪个在什么位置,一旁还标有个人的名字,奇怪的是灰太狼先生和他的好朋友们也在.......
睡醒之后胳膊巨痛,我说与我的队友听,似乎是救世主的青龙臂觉醒了hhhh
2022-07-12T03:44:38.png

2022-07-12T03:44:59.png

2022-07-12T03:48:55.png